您现在的位置:地衣芽孢杆菌

秘密的孤独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5-5-21 5:30:21
秘密的孤独 这是个关于梦的故事。
年幼时不知从哪里知道古巴比伦有座空中花园,当天就做了一个关于它的梦。我看到那些植物的根埋在厚厚的云层里,它们的花朵朝向大地开放,人们看到的只有花儿的脸庞。雨水顺着茎留下来,把花朵洗得很干净,每一个人都因为淋了这样的雨而变得香喷喷的。看着被花朵踩得闪闪发光的月亮和星辰,人们心里是满满的幸福,脸上是大大的笑容。
第二天,我把梦中的巴比伦告诉爷爷,老头儿笑了笑,没有像别人那样责备我的梦有多么荒诞。过了不久,我发现爷爷那些盆栽都高低不一的飘在空中,枝蔓纠缠,十分妖娆,翡翠绿、琥珀黄交织着,肆意生长,我仰望那些花,虽然和想象中的不同,但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。阳光穿过叶子那种剔透,不是谁都看得到。
那时我是爷爷唯一的孙女,被老爷子过分的宠溺着,每一个梦境都能被仿造出。而我年轻的父母还没学会当父母,作为一个早产儿,我把他们折腾的够呛,所以我活下来后他们再没心力理我。尽管有貌似亲密的照片,但是在我的脑子中怎么都找不到太多关于他们的记忆。也许有,但因为我的大脑连接不上时光的服务器,到最后,竟是一片空茫。冬天快要过去时,早醒却在被窝里不肯出来的我,透过因为蒙了些许灰尘而变得灰暗的毛玻璃看外面那些大树,它们刚长出来的枝桠像是一条条毛毛虫,又好像古代妃子头上那簪子,我迷糊的看着,想象着,竟觉得那树在咧着嘴冲我笑。我那时近乎饥渴的看着能找到的任何书,然后就是我那些成堆成堆的梦境,过了这么久,纵使我擅长遗忘,那些梦,我却一直记得。
有关于飞翔的梦,没有神奇的飞毯,没有会飞的扫帚,没有那些能够选择目的地的飞行器,是一场自由的飞行。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起飞的,飞过的地方似乎都是破旧的村落,甚至闻得到秸秆潮湿的味道。飞过树林时,被鸟儿好奇的追过一阵子。有时会贴近地面又或者撞上房子,自己没有办法选择飞行的方向和速度,因此一路上都会有那种绵长又尖锐的叫声,一切都充满未知的喜悦。这个梦,我会反复做,其实并没有多么唯美,自己看到的除了灰色就是白色,给人一种怎么都飞不高的错觉,可是,可是那毕竟是在飞啊。
十八岁夏天的某一天,小镇持续降雨,晚上雷和闪电全部上场,被惊醒的后,我摸索着去开灯却发现停电了。站在门外看着疯狂的自然,我有一种错觉:我要被带走了,远远地离开现在,去一个未知的地方。
我家附近有一棵我认识很久却不知道叫什么的大树,它的树冠很大,一侧的叶子已经亲吻到地面。我喜欢呆在那棵树下面自己玩,那像是个房子,只属于我的房子。后来就梦到自己住进了树洞里,里面堆积着无数的电影碟子和书,有的整整齐齐的码在架子上,有的散落一地,地上有刚摘的棉花,堆得厚厚的。我有一只猫,她有绿色的眼睛,(看电影时会变成蓝色)柔软的长尾巴,纯白色的毛。她不需要我过多的照顾,和我一样热爱酸奶。我们用握起来很有质感的陶瓷杯子。我的窗户比门大,挂着银白色有花纹的窗帘。我的小爱人打电话说他到了。打开门,我却看到一只熊。梦醒。
有时候我们争吵我们嫉妒,歇斯底里或是捶胸顿足不过是因为我们在乎,我们期待从爱的人那里得到认同从而证明自己的重要性。可是当我们选择了这种方式,我们就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存在感。《佐罗》中艾斯美拉达的姑妈问她,你究竟在抗争些什么?她回答说,我在和我身处了几十年的冷漠作斗争。那时的我和她一样迫切的寻找一种证明自己存在的方式,考试考完第一考倒数,绘画比赛不用水粉用粉笔和植物的汁液上色,做各种娃娃,偷偷养罂粟······这些都没能吸引住父母的注意力。他们沉浸在自己的生活中,劳碌奔波。当他们有了第二个孩子后,他们学会了当父母,我却再也学不会当孩子。我当时会难过是因为自己生存在一个只有亲情的环境里,便以为亲情就是唯一。其实我拥有全世界,意识到这一点,我就不会计较得失,不会愤怒、挣扎、躁动,可依旧会孤独。
做过那样的梦,身边的所有人都变成鬼怪,太阳沦陷,月亮不见,只有自己活着,有温热的皮肤和因为恐惧加速的心跳,周围没有什么可以相信,什么都想伤害自己。到处是蛇,气温很低,全是自己害怕的东西。好不容易看到人,时间和空间却错位,所有认识的人都出现,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和我说话,我却什么都听不到,眼睁睁的看着已经逝去的人再次逝去,和自己在一起的人消失不见。明知道是梦却醒不过来,发不出声。那种绝望崩溃的感觉过了很久都还记得。但是这个梦真的让我变勇敢,变得无所畏惧,因为我知道一切必将到来,一切必将过去,恐惧不会永恒。
有的梦因为太接近现实被我当成了现实,很久以后被人告知那些其实没有发生过。沮丧欣喜兼而有之,更多的是释然。喜欢和人拥抱,那是种真实可靠的温度,即使那一刻你不知道对方表情,可是有什么重要呢?两个人的心脏那么靠近,抓得住的美好,而梦,飞行也好,恐惧也好,就只是梦。
做梦的孩子多半不是真的想做梦,当一个人孤独时,梦工厂就会送梦给他,让他的孤独变成秘密,藏在夜幕里。不是所有梦都能成真,但总会有那么几个我们会为它努力,直到它变成真的。希望每个人都记得自己的梦,找到自己的存在方式,勇敢从容的活着。

上一篇: 不够坚强
下一篇:没有资料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