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地衣芽孢杆菌

绝世牛神刀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5-6-17 12:29:34
扬州自古以来,就是百里繁华之地,到了民国,虽然战火不断,可是棋盘大街上依旧是人来人往,这条街就是全国30多家名菜馆的聚集地。
马二先生是个磨刀匠,别看他身单体瘦,可是手艺好,刀磨得锋利,各大菜馆的名厨都喜欢找他磨刀。没想到这天早上出门,一脚踩到门口的几块橘子皮上,仰身一个大跟斗,一条右腿摔折了。
放橘子皮的人名叫刘能。这刘能也是个磨刀匠,来扬州才_个月,因为妒忌马二先生出神入化的磨刀手段,才出此阴招,彻底放倒了马二。
马二先生卧床不起,棋盘大街上磨刀的生意就统统归了刘能。
这天,刘能正在飘香酒楼门口磨刀呢,酒楼的少掌柜吴天雷走了出来,他先用手指试了试磨好菜刀的锋刃,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,道: 刘磨匠,我父亲有请!
吴天雷的父亲名叫吴四海,吴四海不仅是飘香酒楼的老板,也是扬州厨界的领头羊。
刘能跟在吴天雷身后,走进了飘香酒楼。吴四海今年65岁,粗眉短须,面如重枣。他去年中风了,右半边身子没了知觉,虽然经过药石调理,可以走路了,但是一瘸一跛,已经没有几年前成菜如神、技压扬州的威风了。
刘能急忙给吴四海见礼。吴四海说道: 刘磨匠,请你帮我磨三把刀吧!
这三把刀是三把屠牛刀。吴四海的飘香酒楼最有名的菜品就是全牛席。一条大牯牛,半炷香之内,吴四海借助三把屠牛刀就能将牛肢解完成。全牛席需要的是牛身上九处不同部位的精肉,剔取这九种精肉,不仅需要技巧,更需要速度。一旦时间过久,从牛身上剔取下来的精肉就会失去鲜味。
刘能看罢那三把屠牛刀,竟 啊 了一声。原来,这三把刀分别是8斤重的断骨刀、1斤6两重的剔肉刀和36斤重的斩牛刀。
断骨刀和剔肉刀还好说,刘能拿起了那把36斤的斩牛刀没磨几下,就已经累得咻咻地喘气了。
吴四海皱着眉头说道: 十年前,飘香酒楼和关外第一牛酒楼为争一把牛神刀,在扬州举行了一场屠牛比赛
那次比赛,关外第一牛酒楼的老板牛厨神败北,牛神刀就留在了飘香酒楼。可是十年后,卧薪尝胆的牛厨神派人给飘香酒楼重新送来战书,他要来扬州再次挑战吴四海的屠牛之术。吴四海最后说道: 刘磨匠,这三把刀,你一定要帮我磨得又锋又利,我才有取胜的可能!

吴四海和牛厨神原本是一师之徒,可是牛厨神飞扬跋扈,认为自己的屠牛手段天下第一,因为两个人的师傅将牛神刀传给了吴四海,牛厨神不服,这就是两个人恩怨的由来。
一场屠牛比赛,两方面必须同时杀死三条犍牛。每杀死一条牛,磨刀匠在屠牛匠换刀的间隙,都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他换下的刀磨锋利。上一次帮吴四海磨刀的就是马二先生。
刘能点头,算是答应了吴四海的请求。半个月后,牛厨神就领着手下,志在必得地来到了扬州,两方把比赛的场地定在了城北的土地庙中。
6条大牯牛被牵到了土地庙内,替牛厨神磨刀的是一个关外的磨刀匠。牛厨神高高地举起了净重36斤的斩牛刀,刀光化成一道闪电,斗大的牛头 咕咚 一声,被斩切落地。牛厨神赞了一声: 好刀! 然后用断骨刀和剔肉刀开始对第一头牛进行肢解剔肉。
一条牛身上共有九处精肉,这九处精肉被牛厨神一一剔出,分别装在木盘子里,切割第一头牛,牛厨神只用了半炷香的时间。
吴四海坐在椅子上,他眼珠都不眨地看完了牛厨神解牛的全套动作 牛厨神解牛的动作不仅精准、快速,而且透着韵律和自信。吴四海即使在几年前最巅峰的状态,取胜也没有十分的把握呀!
吴天雷替父出战,虽然他解牛的手法没有牛厨神纯熟,但是毕竟他年青手快,一条牛切完,正好也是半炷香的时间。
牛厨神领来的关外磨刀匠借着他换刀的时候,已经轮换着把三把刀都磨好了。牛厨神手中拿着斩牛刀,看着一脸热汗的吴天雷,冷笑道: 师侄,如果你体力不支,可以多休息一会呀!
吴天雷呵呵一笑道: 牛师叔,我不累,第二场,您先请!
牛厨神冷笑一声,道: 拿眼罩来! 牛厨神讲完话,他手下竟取出了一条黑布,将他的眼睛全都蒙了起来。牛厨神艺高胆大,他竟然要蒙眼解牛。
吴天雷一见牛厨神要蒙眼解牛,不由得心中窃喜。吴四海在教吴天雷解牛的时候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叫他蒙着眼睛动刀的,吴四海早就料到牛厨神会用蒙眼解牛这一招。
第二场蒙眼解牛比赛下来,吴天雷竟又和牛厨神斗了个平手。因为时间紧张,刘能和牛厨神请来的磨刀匠需要不停地磨刀,两个人直累得汗如雨下,最后只剩下呼呼的喘气声了。
牛厨神见前两场比赛斗平,只气得一声怒吼,他猛地抡起刀来,一刀下去,切掉了第三头牛的牛头,剔骨刀和切肉刀同时被他的两手抄了起来,他竞用上了双管齐下的刀法绝技!眼看着一块块精肉飞到了木盘中,吴天雷不敢怠慢,他虽然不会双管齐下的刀法,可是吴家目无全牛的刀法也是威名远震。
吴天雷切掉了牛头后,并没有按照常理去剥皮去骨,剔筋取肉,而是将切肉刀一挥,直接割皮取肉。随着一块块精肉从牛身上硬取出来,观看吴天雷解牛的扬州厨界的同仁不由得爆发了一阵热烈的掌声。
吴天雷已经取出了牛身上的第八块精肉,他高举切肉刀,刺入了牛的左臀尖,还没等他旋下最后一块牛精肉,就听 咔 的一声响,他手里的那把切肉刀竟折断在牛的皮肉里。
就在刀折的一瞬间,牛厨神已经把九块牛精肉切割完成了。
飘香酒楼两平一负,最后输掉了这场比赛。吴四海没有办法,只得捧出刀匣,将里面黑黝黝的牛神刀,交给了牛厨神。
牛厨神手端牛神刀,不由得呵呵大笑,笑罢他对四周扬州厨界观战的人士一抱拳,叫道: 明天一早,我要用这把牛神刀切割一条犍牛,然后在飘香酒楼做几桌天下第一牛的名菜招待诸位!
牛厨神转身离开土地庙,刘能收拾了一下磨刀的家什,转身也灰溜溜地离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飘香酒楼盯梢的伙计回来,走到吴四海的耳边说了几句。吴四海一拍桌子,叫道: 果然不出我所料,这个刘能就是牛厨神派到飘香酒楼的奸细!
刘能在磨那把切肉刀的时候,暗中做了手脚。他把刀刃的根部磨得非常薄,这样吴天雷用力切肉的时候,那把刀就会 咔 的一声,齐根断掉。
扬州厨界的同仁听吴四海讲完,一个个义愤填膺,叫道: 牛厨神行事如此卑鄙,我们一定要为飘香酒楼主持公道!
吴四海一抱拳说道: 不用,只要各位明天来飘香酒楼捧场,我就万分感谢了!
牛厨神回到客栈,拿出黑黝黝的牛神刀仔细端详,这才发现这把牛神刀竟然没有开刃。他找来刘能,吩咐道: 你赶快将这把牛神刀开刃,明天我要叫扬州人见识一下北方第一牛的斩牛刀法!
刘能下去磨了半天刀,最后竟然满脸慌张地跑了回来。原来,沉甸甸的牛神刀也不知道是什么金属制造的,不管多么耐磨的磨刀石,竟然磨不动它。磨刀匠在磨刀的过程中,连损了两块磨石,却没有磨出一丝刀锋来。
牛厨神听完大怒,一脚把刘能踢倒在地,自己找了一块磨石,亲自动手磨刀去了。
第二天一大早,牛厨神领着人早早地来到飘香酒楼。他看着拴在酒楼前的犍牛,怪吼一声,手中的牛神刀高举,只听 咔嚓 一声,刀头正砍在犍牛的脖子上。因为牛神刀是一把无刃之刀,这头犍牛牛脖子中刀后,牛头未被切掉,只是痛苦地发出了一阵哀哞, 噗通 一声,跪倒在地。
牛厨神昨天晚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也没能把牛神刀磨出锋利的刀刃来。牛神刀没有刀刃,不管牛厨神解牛的手段多高,他也没有办法干活呀。
牛厨神将牛神刀往吴四海面前的桌子上一拍,叫道: 吴四海,你这把刀哪是什么牛神刀?此刀无锋无刃,怎么能拿来解牛?
吴四海蔑笑道: 这把刀你磨得不得法,用得不得法,自然不能解牛了!
见牛厨神不明白他的意思,吴四海一挥手,拄着木拐的马二先生从一边走了过来。他冲着牛厨神冷笑一声道: 这磨刀一共有三种磨法,一种是锋中锋,另外两种是钝中锋和钝中钝,我今天就叫你见识一下钝中钝的磨法!
马二先生丢掉拐杖,一屁股坐到了自 己的磨刀凳上,抄起牛神刀,刀背冲上,刀锋冲下,然后猛地一声大吼 两手用力之下,就见那刀锋在磨石上爆起了一溜火星。一转眼,那块磨石就被牛神刀磨去了半指厚,最后磨刀石 咔嚓 一声,碎掉了。
马二先生磨的竟是刀锋!吴四海被儿子吴天雷扶着,他拿起了那把变得更钝的牛神刀, 来到瘫倒在地的大犍牛面前。随着大犍牛 哞哞 的叫声,他手里的牛神刀高高举起,可是落下的时候,竟比树叶还要轻。牛神刀的刀尖沿着牛身上的奇经八脉游走,牛身上的毛在牛神刀的挥动下,最后一根根都直竖了起来。
吴四海最后伸手抚摸了牛的脑门一下,那头受伤的大犍牛竟精神抖擞地站了起来。看着犍牛眼睛里流淌出的泪水,吴四海对牛厨神说道: 你知道吗,这把牛神刀并不是一把屠牛之刀呀!
牛神刀的刀尖镌着一个 善 字,刀身上镌着一个 德 字,刀把上镌着一个 仁 字。只有仁义在手,德行才能相随,就让我们以善止杀吧!
牛厨神领着手下和刘能悻悻地离开了扬州,那把牛神刀就永远留在了飘香酒楼。有些道理,不是一下子就能懂得的,好在有的是时间,但愿牛厨神经此一败,能够慢慢开悟吧。

上一篇: 喜欢你的感觉
下一篇:没有资料
Baidu